• 2024-05-30/週四

〔老茶房〕生命基金物能養身

在這理論之下,我們還是會生病,只是好得比較快; 我們也是會老化,只是老得比較慢。

《西藏阿里記事本》83 路難行〔1〕

老茶房

By老茶房

2023-11-13 09:07

➡ 上一篇:《西藏阿里記事本》82 神山腳下


 《西藏阿里記事本》83 路難行〔1〕

今夜在這兒紮營,海拔高度4700公尺
一整天趕了500多公里的路,這時剛到
別看還有晚霞陽光,此刻已經晚上九點,行李都還沒卸下車
溪的對面山麓下,有一頂當地人搭的帳棚
帳棚外有馬在吃草,但一直不見帳棚主人

在來之前,已吃了晚餐
帳棚搭好,整頓妥當,即可歇息
曠野和啟軍不死心的,開了釣竿帶了魚餌,準備去釣魚
我問漢軒想不想釣?
漢軒說不想,他只想感受一下甩竿出去的感覺
拿了釣竿,魚餌都沒裝,就在溪面拋甩了幾次
漢軒一樣說,他不想魚被吃掉
我也一樣回,那你就叫魚不要上鉤嘛!
最後結果是,曠野啟軍釣了好久,老天爺都熄燈了,一條魚都沒釣到
事實上是,除了第一次紮營有釣到被漢軒放掉的兩條魚外
幾次溪邊紮營,每一次曠野、啟軍都有釣魚,但都沒釣到

  

  

凌晨四點半,漢軒叫我,說想尿尿
父子倆穿上衣服厚外套出帳棚解放
好冷好冷,感覺比之前紮營地都冷
看了溫度計 2℃,溫度沒特別低呀
許是濕度高關係,那今天會下大雨
但是,夜裡天空的月亮與星星好美
連11歲的孩子都感受到這蒼穹之美

八點叫了漢軒,用無線電呼叫啟軍
結果,啟軍還裹著睡袋窩在車子上
曠野不死心的一個人拎釣竿去釣魚
事實結果當然是,什麼都沒有釣到

啟軍舀一些溪水,給我們刷牙洗臉
擰了溪水的毛巾,幫漢軒擦了擦臉
擦的時候漢軒哇哇叫:好冰好冰!
奇怪了?今天早晨怎麼感覺特別冷
我們貼身穿了羊毛衣,還冷的發抖

麻煩的是,行李收到一半,有便意
這裡完全沒有遮蔽處,也沒躲閃物
獨自到遠處一點的地方,蹲下方便
在5℃的空曠地,快手快腳的解決
光溜溜的屁股,被冷風刮得如刀割
這個滋味終生難忘,現在都還記得
方便後,做了掩埋,跟大地合十!
九點拔了營,曠野帶我們去吃早餐

曠野說,前面不遠有個縣城,有餐館,我們可以去那兒吃早餐
一路以來,我這個城市土包子已經對曠野的「不遠」沒啥信心
也不抱任何奢望打了好幾個折扣,還是拿出乾糧給大家填肚子

曠野的不遠,是不停的開了一個半小時的車,開了70多公里路
到了吃早餐的地方,已經是十點半,點的是可以簡單料理的湯餃
西藏這地方,除了炒青菜,所有食物,都須用高壓鍋煮,特別慢
結果等到我們吃到湯餃,已經十一點多,這頓早餐,已經成中餐

十一點半吃完出發,曠野說,到有晚餐吃的地方,要開200公里
曠野的話才說完,我突然覺得,剛才的湯餃,應該多叫多吃一點

到一海拔高度接近5000公尺的檢查站
啟軍曠野去辦手續,我們在車旁溜達
我跟漢軒都沒有明顯的高山反應,應該是徹底適應了

右邊鐵柵門歪一邊的地方,看門邊掛的牌子
是方圓幾百里內公家設置有屋有床的招待所
看了建築物外觀,就可推斷屋子內部的陳設
但附近有許多新的建築物,不知是否已閒置
曠野昨晚提都不提這地方,就決定在野外溪邊紮營過夜
應該有他不好說之處

難得看到不少「人」,天氣又好,想多拍些照
難得曠野提出要出發,說今晚前一定要通過…
曠野一面發動車子一面說,沒聽清楚他說的話

這麼高的地方,難得可見滿山的青草
由此可見,這兒的雨水濕氣挺充足的
也就是說,這裡,夏天常常會下大雨
冬天氣候,就是高寒嚴酷,大雪覆蓋

曠野看了地上,說這土很濕
應該昨夜下了一整夜的大雨
接著曠野就沒說了
不過,我們都知道曠野的意思
雨水都到哪去了?
這裡是超過4600公尺的山高處
雨水,當然是都往山下去了
都去了我們的必經路上

離開天氣晴朗有人煙處,進入陰雲籠罩地
這麼筆直的路,已經開了一個多小時
但卻感覺都還在原地,沒有移動
因為,周遭的景色,都是這個樣
路直,天灰,無人跡,就連動物也沒一隻
唯一感覺還有「生機」的,就是輪胎滾動碎石路面的跳動
還有就是千篇一律的引擎聲

就因為路太直,景沒變,沉悶的讓人昏昏欲睡
許久沒開口說話的曠野終於說話了
曠野說,前面天氣灰灰暗暗的,山看不清,不太妙
曠野說,前頭有段河灣旁的路,特別容易被土石泥沖毀
昨天買油時,卡車司機就說,前兩天那段路陷了幾部車

曠野希望我們在這兒下車先小解一下
如前方下大雨,就無法下車方便
如曠野預測,車子連開兩個小時
一路從小雨變成大雨,不時的還有撲天蓋地的冰雹
所以我們既沒停車,也沒下車
曠野說,現在路況算是好的,難的還在前面

曠野說,這段路叫拉孜溝,全長將近50公里
其中有十幾公里是在河床、河溝、小溪……中
而其他的幾十公里,全都是硬泥、軟泥與爛泥
反正整段路都是泥,是段讓阿里司機喪膽的路

我問曠野,有沒有別的路?
曠野說,要繞遠路,會多出兩天,路還不一定能通
那些路更少人走,如車子故障或陷泥地
幾天幾夜不會有人有車經過,連個幫手都找不著,太冒險了
沒別的法子,就只有繼續往前開

果然,一如曠野所料
才剛進山,雨也剛停
看到江水,明顯混濁
但前面就停住了
下車活動一下,腳踩下地才發現
腳踩的路面,是軟的,都是軟泥
是從山上沖刷下來的泥土,蓋滿了整個路面

漢軒還在車上睡覺
只得站在車旁遠遠向前望

漢軒醒了,下車察看,一連停了好幾輛大卡車
再往前走,看到了
一輛滿載的大卡車卡在那兒
輪子深陷在土石流的泥沙中
曠野跟啟軍已經在一旁跟著傷腦筋

  

不只這樣
這卡車的引擎好像也不怎麼順當
似乎也拋錨了

啟軍跟曠野研究,我們的車比卡車輕,看能不能走下方較寬處
結果不行,泥沙太軟,有的地方人踩下去沙都會陷,那車子肯定不能走
其實原本的路,就在照片中啟軍的腳下
就這麼一整片的泥石流,從上到下,整個覆蓋
曠野口氣很凝重的說,一定要想辦法過去!
曠野說,這一帶不適合紮營過夜
因為,這一帶有很多野狼群

後來卡車勉強能發動,但是輪子還是陷沙裡
於是大夥上前乾脆用拉的
曠野也上前幫忙推車

我呢?
碰到這事兒,當然不會像石佛只會「作壁上觀」
一定是會參一腳的,那個穿紅夾克的就是我
這兒海拔高度4900公尺
手才開始出力頭就抽痛、氣就喘
我很確定有出到半斤以上的力氣
但對陷得很深的卡車來說,一點幫助都沒有

  

啟軍沒發現別條路
也上前來幫忙推車

  

  

  

拉車的人越來越多
曠野也移到前面,加入拉繩「拔車隊」

  

  

  

  

  

  

  

雖然卡車勉強能移動,但就是陷太深了
所以,維持它如如不動的姿態,考驗著人們

我們呢?
為了不想再耽擱,不得不丟下卡車,自尋出路
曠野看了看,覺得這沙縫雖然大,但挺結實的
只要把這沙縫稍微回填一點土,四輪驅動車,應該能過
於是我們自力救濟的搬石、挖泥、填沙縫
當時,旁邊有很多人在閒觀望
他們知道我們想幹啥,但沒人過來幫忙
或許他們都認為,我們是在做一件白費力氣的事兒
不如在一旁靜靜等著,等著奇蹟出現,等著卡車脫困

  

來回找了好些大小石塊
曠野認為應該可以了

於是上車,利用卡車與山壁間的空隙,慢慢的把車子開進泥石受困區
但有那麼一兩下,輪子打滑,我們也著實驚嚇了一下
要是我們的車子也陷住,人生地不熟,我們又是外來者,那真的就麻煩了

  

  

  

  

  

後來終於開過
但這一折騰,也耗掉了個把鐘頭

  

我們的車子剛過,才停下來
很自動的,一旁閒觀望的人就來了
就有人過來詢問啟軍,看能不能搭便車?
這一路走來,要求搭便車的,甚至主動說要給車錢的,已經有好幾起
為了避免橫生枝節
啟軍連聲說,不行!
其實也確實是真的不行
因為我們走的跟你是不同路
因為我們要去的地方,你們一定不會去

我們不給搭便車,不是因為他們沒來幫忙
而是我們自己都不確定我們下一站會在哪兒停留?
萬一停留地,與搭便車者的目的地,差了十萬八千里
或是,有可能隨時要紮營過夜,我們沒多帳棚,沒多睡袋
那豈不是讓彼此更麻煩!

上了車,我問曠野:「這卡車要是今天沒法脫困怎麼辦?」
曠野說:「沒別的辦法,只有自己想辦法!

曠野回的還真有禪師機鋒的味道
想想也確實是
我在幫忙拉車時
瞄見卡車駕駛處,所有加持物一樣不缺
甚至還有活佛的照片跟佛像
不知道他們有沒去想到
為什麼那麼多的加持物在車上,車子還會卡在半路上?
這到底是,加持物不夠多,才沒法避風險?
還是,有了這些加持物,才讓路難行?
我只確定,曠野車上啥麼都沒有,我們卻是關關過!

我們雖然通過這一大關卡,但曠野的表情依然凝重
也沒聽曠野多說什麼話,大部分的時間,眼睛都直直的往前瞧
可見,大關卡,應該還沒完
今天,是認識曠野以來,話最少的一天

➡ 下一篇:《西藏阿里記事本》84 路難行〔2〕 

總覽:《西藏阿里記事本》導文|目錄 

本文訊息發表在我們的臉書社團〔老茶房意合團〕。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122.tw/posts/6684387358281419
社團網址:www.1122.tw ,歡迎到社團參與互動。


老茶房的著作出版品,均授權予〔www.讀書會.tw〕銷售。
 服務資訊,請參閱〔服務台〕中說明。
購藏書籍與茶品,請進入〔www.買書.tw〕〔www.買茶.tw〕中選購。

快捷入口:  或   

老茶房

老茶房

黎時國,別號〔老茶房〕;喜歡在大家已知的領域中尋找未知的事,在未知的領域中搜尋還沒被發現可行的事。 以前,本業經營宗教古文物,專營佛教老念珠;副業書寫出版與生命真相、身體健康有關書籍傳世。 現在,年近古稀進入忘老之境,褪下經營外衣,閤上店舖門;重拾興趣,埋頭珠窩中,自娛串綁四十餘年來家中舊藏老念珠。 自勉格言: 生活一定要努力,但不要過得那麼用力; 做不完生命中所有的事,但很用心做好本分內的每一件事。